今天买什么特马生肖37|2018十二生肖号码表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江山如畫

2019-04-22 11:01:34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蔣獻輝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朋友送我一盒茶,顏色灰白,形同豆絲糖。先頭誤以為是金銀花之類的制作物,取一小撮泡在溫水里,看葉片漸漸舒展,發散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味。頭泡出來入口微苦,加水兩三巡,方慢慢顯出它的甘甜可口。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這茶出自茅巖河兩岸。去秋以后,我第一次走茅巖河。一行人自溫塘起身,乘著皮劃子順水往下,整個行程一個來小時,到有名的茅巖河瀑布才打住回頭。瀑布臨空而下數十丈,形同一掛懸垂的巨大玉樹,在河灘亂石間落地,到后如翠玉般匯入綠色澧水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“澧自苦竹河入境,重灘疊瀨,其著者八十有奇,浪頭河大多奇險。”清光緒《永定縣鄉士志》這么描述茅巖河的風光奇險。順著時光逆流而上,小時候河里發了大水,可以看到自永順、龍山、桑植等地來的木排聯翩而下,據說要闖過九十九道灘,歷經若干驚險。船夫和女人皆不聲不響坐在排屋邊抽煙吃飯、咳嗽洗漱,身邊嘩嘩流水和旋渦相伴隨,我真為他們那份生活的淡定所折服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們坐皮劃子自溫塘起身,體驗一路浪高灘急和驚險刺激。大家顧不得危險,不期然就起打水仗的興致,水還有些溫暖,遍身濕透也不覺得冷。想起孩童時的戲水游戲,大家皆光身,遍身曬得黢黑,眼前也起了霧,然而誰也不放過,相互澆水激戰直到誰個服軟,潛入入水下告饒為止。此一時彼一時,那份單純心境便也不再了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茅巖河幾百里水路,還可自漁潭電站逆水而上,呈現的是另一派平和的高峽平湖風光。乘坐雙層大游船,水深及數十米,波瀾不驚。一路泛泛上行,看覃垕洞,看覃垕壁畫,看覃垕的晾衣篙,看覃垕的釣魚臺,聽覃垕的若干典故。過青安坪轄區,據同船老人講,往年這里山窮水惡,男人皆外出謀生活,女人須往返下到河底背水,“養女莫嫁青安坪,巴簍背到壓死人”,背后艱辛可想而知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沿河兩岸,除開高山峻嶺,不時也現出一些低矮起伏的苦寒山地,生長著低矮的茅巖茶樹。當然,說它為樹并不準確,不過一種野生藤本植物,如同葡萄的枝蔓一般。當地人借地取名,就叫茅巖莓茶,為有名的“張家界三寶一絕”之一。千百年來,當地土民相沿成襲,祖祖輩輩以此為飲為茶,據說能令人延年益壽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覃垕王的若干傳奇故事,我一直來卻一知半解。隨著人生閱歷的增長,方知道他七百多年前出生于慈利溪口,若干年來澧水長流,大家不過同飲這一江水而已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由元及明,覃垕先后做茅崗土司,做慈利安撫使,做湖廣理問。后來反朱元璋,聯合桑植、永順、鶴峰等地“十八洞蠻”起義造反稱王。傳說中,他在峒府中修煉,計劃三年零六個月,等待“雞飛狗上屋”“竹子化軍馬”的吉兆,哪曉得嫂子在三年半期限未到時,便迫不及待假裝雞叫,于是“雞飛狗上屋”,竹園坡的竹子也竟然真的化作了千軍萬馬,于是他志在必得,千里之外朝朱元璋的皇宮搭弓射箭,卻未刺中,射在了寶殿中柱上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覃垕后被朱元璋剝皮,血染衣裳。在農歷六月六日那天。pWi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因一出《追愛》戲上了春晚的緣故,到武陵源玩來的若干客人,多半慕名就要看一看這出戲。其中一曲《馬桑樹兒搭燈臺》民歌,歌唱家宋祖英將她帶到了維也納金色音樂大廳演唱,這首纏綿悱惻的桑植民歌,打動了全球無數聽眾的心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馬桑樹在湘西很常見。春風一起,經冬凋葉的枝頭便爭先恐后綴滿鵝黃色的嫩芽,不久,深紫色的小花便迎風綻放,形如芝麻開花,樹體也節節攀高。《馬桑樹兒搭燈臺》傳唱久遠。行船的爺爺輩隨口唱,革命時期的紅軍也口口傳唱,并被賦予新的涵義。賀龍堂弟賀錦齋一表人才,能文能武,有“上馬將軍下馬詩人”美譽,與洪家關戴桂香喜接連理。婚后僅一個月,賀錦齋便追隨堂兄賀龍“鬧革命”。南昌起義失敗后,回來與戴桂香短暫恩愛三個月,小兩口一起下河洗衣、游泳,耳鬢廝磨,這也是戴桂香漫漫人生中最快樂的短暫時光。戰火無情,賀錦齋臨行前夜,在油燈下提筆把《馬桑樹兒搭燈臺》改為:“馬桑樹兒搭燈臺,寫封書信與姐帶,郎去當兵姐在家,我三五兩年不得回,你自個移花別處栽......”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誰知就此成永別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“不怕豬拱嘴,就怕騾打腿。”這個典故里面,藏著兩個曾經知名的張家界人物,“豬”指慈利有名土匪朱際凱(小名朱疤子),與賀龍交手從來都處下風。“騾”諧稱國民黨部羅效之,1928年,賀錦齋率部與羅效之展開激戰,不幸兵敗,中彈犧牲時年僅二十八歲。當一副白皮棺木載著烈士的遺體送到家時,戴桂香正在溪畔洗衣服,頓時眼前一黑......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馬桑樹在墳頭落地生根隨風生長。戴桂香每天都會在丈夫的墳前枯坐一會,常憶和丈夫的對歌: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馬桑樹兒搭燈臺(喲嗬),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寫封的書信與(也)姐帶(喲),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郎去當兵姐(也)在家(呀),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三五兩年不得來(喲),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你個兒移花別(也)處栽(喲)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馬桑樹兒搭燈臺(喲嗬),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寫封的書信與(也)郎帶(喲),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你一年不來我一(呀)年等(啦),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你兩年不來我兩年挨(喲),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鑰匙的不到鎖(也)不開(喲)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......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戴桂香孤獨終老。1995年,這個凄婉的愛情故事以歸葬合總的形式畫上句號。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作家謝德才寫他家鄉桑植的無數美文,如同一串串珍珠使人羨慕。他動情地說到,桑植是個好地方,到桑植這塊熱土多走走,能給人無限啟迪與靈感。pWi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pWi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今天买什么特马生肖37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开奖记录 时时彩四星跨度计划 华体网即时赔率 浙江11选5 自建网站刷广告赚钱 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9900炮捕鱼平台下载 325棋牌老版 澳洲幸运5几分钟开一期